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0
  • 来源:MIP建站系统

报告揭中国青年编剧生态 75%受访者曾被“骗稿”

原标题:报告揭中国青年编剧生态 75%受访者曾被“骗稿”

疫情之下,影视行业遭遇冲击。身处其中的青年创作者状态如何?日前,华语国际编剧节联合多家机构发布了《2019-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编剧生态调查报告》,我们可以从数据中一窥中国青年编剧的期待与焦虑。

编剧不只有文科生

报告显示,84%的受访编剧具备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,同时近半数受访者曾在全日制高等院校接受过相关专业教育(戏剧影视文学),其他受访者的最高学历也多为文科类专业。

受访编剧的最高学历所学专业中,以戏剧影视文学为主的文科类学科占绝大多数,超过80%。同时,报告也发现,还有不少诸如建筑学、医学、会计学、计算机科学等背景的人走进这一行。

报告认为,编剧学科背景的多样化,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多类型、多题材行业剧的开拓。

同时,超过九成的受访编剧认为,“讲故事的能力”是编剧的核心技能。有编剧特别强调了讲故事的能力中“逻辑能力”的重要性,认为不少故事缺乏基本的逻辑。

口碑排在收入前

调查数据显示,近六成的受访编剧还处于单打独斗的状态,没有加入经纪公司、制片公司或是编剧工作室。大多数人平均每年接一到两个剧本项目。

新入行的年轻人收入不会太高。受访编剧上一年的税后年收入普遍在20万元人民币以下,这个比例超过七成。仅有7%受访编剧对收入明确表示“满意”。

虽然对收入并不满意,但“被认可”是多数受访编剧心中“成功编剧”的衡量标准。同时也有不少受访编剧表示,“写出有价值、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”才算是成功的编剧。

报告认为,“收入”在衡量编剧成功标准中被排在了后位。对于青年编剧来说,获得业内外的认可才是他们目前最为迫切需求。

有编剧明确表示,只要写出一两部受到观众和业界肯定的作品,自然能收得名利,但是“不能为了名利而创作,那就是本末倒置”。

75%青年编剧曾被“骗稿”

在法务方面提到最多的是被“骗稿”(如剧本被采用但无署名,被盗用创意大纲或核心情节等),受访青年编剧中有过这一经历的比例高达75%,且近半数是入行不到三年的新手编剧。

有“被骗稿”经历的年轻人中,近七成是独立编剧。其中,大多数编剧表示很难维权,业内缺乏有效的保障手段和维权支持,要证明创意大纲或者相关内容的版权归属本就不易,还要耗费自己的时间精力,一般只能“认倒霉”。

参与调研的青年编剧们除了为个人生计发愁,还有很多焦虑于没有项目、没有资金、创作瓶颈等。

有43%的受访者持续焦虑,而从不焦虑的比例仅占受访者的2%。

疫情影响几何?

疫情爆发后,61%的受访青年编剧转移到线上沟通工作项目。

报告显示,受到疫情的影响,有45%的受访青年编剧明确表示2020年度收入将会有不同程度减少。报告认为,对于收入不高的青年编剧来说,未来生存压力会更大一些。

有编剧表示,减产是肯定的,而且行业也会面临一段时间的困难期。相比之下,编剧已经算是整个影视行业中受疫情影响最小的工种。虽然整个行业停摆,委托项目会减少,但是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停下来,好好思考和沉淀自己,或者把现有的作品打磨的更加成熟。整体看行业发展,还是很有信心。(记者 宋宇晟)